《懂懂骑山东》聊城市高唐县:此品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尝

#头条创作挑战赛#

昨晚,跟同学去找同学。

临近过年。

小县城堵的水泄不通,到处停不了车。

我发现,ZF大院空着……

我准备拐进去。

同学很紧张,意思是人家肯定不让停。

我说,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,一定让停。

我一进,杆自动抬了。

保安也没问。

作为老百姓,为什么不敢来停?

因为,内心恐惧。

那是衙门。

我为什么敢呢?

因为,我骑山东的一路,会不断的读路牌,现在全省范围内,大部分机关单位的停车场,都对外免费停车。

有公示牌。

只是大家觉得是“表演”。

不当真。

这方面做的最好的是潍坊,生怕你怀疑,还搞个超大的牌子写着:院内免费停车。

我知道这个政策,也敢尝试。

另外,我没有丝毫的犹豫,保安也拿捏不准我。

口罩期间选酒店是大学问。

我都要提前打电话问一下,会不会突然被封控?

一般都回答,这个说不准。

只有高唐的全季酒店给了我绝对肯定答案,意思是咱在县ZF旁边,机关单位的客人都在咱店里,不会随意封控。

展开全文

那我就放心了。

这家全季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一家。

一整栋高层。

很壮观。

拥有大型停车场,楼下有个八马茶业。这次骑行我发现,茶叶领域,全山东做的最出彩的是八马,几乎是霸占了各个地区的有钱人出没的C位。

好停车,招牌大。

基本,都是当地名媛代理的。

一般人做不了。

茶叶在山东,核心还是礼品属性。

我决定在高唐安营扎寨。因为,此时德州已经爆发口罩了,我想以高唐为据点辐射式骑完德州。

住下后,我先骑车探探高唐的环境。

围县ZF大楼骑一圈。

这个大楼选址有意思,几乎是建在了公园里。我骑山东这一路,遇到N多聚集场面,举报村官的,参与非法集资的,买了烂尾楼的……

基本都很冷静。

保安那边拿摄像机对着。

这边只是静静的站着。

没遇到过大喊大叫的。

结果,我在高唐ZF大楼后面遇到了不一样的场景。一群人,黑衣,在路中间点燃了什么,那火苗非常高,使我想到了当年北京。

吓死我了。

我小心翼翼的往前骑。

看懂了。

是家里死了老人,烧扎纸。

我心想,这玩意不是农村才烧吗?咋县城也烧?而且就这么烧在了ZF大楼后面,太恐怖了。

我以为我要见证历史呢!

我来的这天,高唐禁止堂食,只能外卖,外卖可选的不多,有家驴肉火烧,口碑还算可以。

我喜欢吃驴肉,但是我从来不吃驴肉火烧。

是因为,我对这个行业太熟悉了。

市面上的驴肉火烧,多是马肉。

哪怕你去河北吃,也未必能吃到百分百的驴肉火烧。普通人分辨不出其中的口感差异,河北的驴肉火烧也分派系,河间派,保定派,主要差别在饼的造型上,河间是长方形的,保定是圆形的。

我问了一下高唐的朋友,这边驴肉火烧能吃不?

她说,你放一万个心,在高唐这个地方,没有假驴肉,因为驴肉是高唐人的信仰。

好吧,那我试试……

肉很少,毕竟是做外卖的,很便宜,但是肉的颜色很鲜艳,我推测是放添加剂了。我一这么怀疑,惹毛了本地朋友,她认为绝对不可能。

我在河北时专门请教过,不管什么肉,正常煮出来的颜色都发暗,亮色一定是非正常之法。

后面我骑到莱芜时,喝了碗羊汤。莱芜羊汤是全山东最像水的羊汤,清汤,就是肉+骨头熬出来的。老板跟我讲,正常熬出来的就是这个颜色这个味道,单县的羊汤只能热不能凉,一凉就分层,咱这个不会。

但是,莱芜羊汤是我喝过最难喝的,啥味没有。

高唐这个朋友,在聊城国有单位上班,十几年前在系统内因“贪污”出过名。当时,她在窗口工作,那时都是现金收款,有款业务量非常大的纸类耗材收费是20元/张,单位管理方式是平价领取,卖给客户是20元,去财务领取也是20元,这个纸张属于特种耗材,市场上不流通,结果,让她找渠道买到了同款,每天掺进去一些,这样就把现金落入了自己手里。

后来,她调离了这个岗位,继任者东窗事发,顺查到了她,一吓唬全交代了,一共贪污了七千来块钱,说是准备移交起诉,家里紧急灭火,最后的结果是积极退赔,内部消化,不扩散不升级。

我问过她,你爸送了多少钱?

她说,一分钱没花,送过10万块钱,但是人家退回来了。这个事我是被误伤,那个二逼总觉得上面有人,在单位搞派系,大家自然想弄她,这个雷就发生在她提拔公示期,结果这个二逼把我拉上垫背了,好在这个二逼的确很有能量,她把整个事摁住了,自然也就拯救了我。另外,当时我太年轻,一听说要起诉,吓筛了糠,放在今天?就是7万我也不怕,因为单位不会真起诉的,一起诉就成了新闻,会引发恶意联想,一个窗口小虾米都能贪污7万块钱,那领导要贪多少?

举报是个大学问,既不会让你进去,又能让你不能顺利提拔,马保国说的对,点到为止。举报大BOSS常用的点是什么?

儿女高考移民或作风问题。

问题不大,但是不能提拔!

这次我到高唐,她特意赶回来,请我吃驴肉宴。

在一个卖红酒的店里,类似私人会所。口罩期间达官贵人们怎么聚餐?

就靠这些私人会所。

又上了老豆腐。

说高唐老豆腐才是这一带的王者!

会所老板娘很热情,来敬酒,给我介绍,说咱高唐的老豆腐为什么好吃?差别在卤和油,卤是用酱油加十几种调料熬出来的;油是熬的棉籽油,一熬几个小时,熬好后再放入葱、甜酱、花椒、茴香……

我还是没理解,这玩意跟我们那边的豆腐脑到底有啥区别。

口感也没啥区别。

又聊到了中午我点的驴肉火烧,我拿照片给她们看,她们也觉得肉过于鲜艳,应该是放了添加剂。

老板娘说,高唐的驴肉为什么好吃?

因为,高唐依然是古法杀驴,杀之前先让喝盐水,然后让拉磨,大汗淋漓,目的是让盐入味……

我心想,你这违背科学。

盐不会进入肉里的。

但是,不能抬杠。

关于高唐驴肉,不得不提那句诗:此品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尝。

这是康熙年间文坛大V王士祯来高唐省亲,吃了驴肉,灵感大发写的。

老板娘是个场面人,特别会照顾人。

她夹菜前,一定要先用公筷给我们夹,然后再自己夹。凡是这样的人,都是久经沙场的,而且是正宗的齐鲁文化,应该说是齐文化。

淄博招待人就这么招待。

为什么主客要交叉坐?

主是用来夹菜的。

所有的菜,你都不用自己夹。

老板娘给我夹了个驴板肠。我过去从来不吃下货,觉得这些东西有异味,但是,人家夹了咱不好意思不吃,我就吃了。

她一看我吃完了,又给夹上了。

一边夹一边介绍:驴肉宴里,最王牌的就是驴板肠,比驴肉多了脆爽,所以有“宁舍爹和娘,不舍驴板肠”的顺口溜。

说真的,倒是真不难吃。

没有杂味。

走的时候,给我拿的潘佳驴肉,说是高唐的招牌,让我路上吃的。

一说潘佳驴肉,我就想起了西门庆。

不对,想串了,那是:潘驴邓小闲。

我回酒店,高唐的朋友跟我一起回,我们俩坐大堂聊天。

她是我最早的一批天使投资人,是我投资了她。

她副业做的不错,一年三四十万的利润是有的。

她目前在单位依然是普通工作人员。一聊到这个话题,她情绪变化有点大。过去她从来没在意过这些,给我的印象只有偷奸耍滑,认为班是给父母上的,全是敷衍。

她说,现在看着同龄人纷纷提拔了,心里有那么一丝醋意。但是呢,你让我全身心投入工作?我也做不到。

既不甘心,也不愿意投入,辞职吧?又不舍得,毕竟混了这么多年。

她问我,高唐,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?

我说,没有,高唐我只想看看时风。

她说,我找个人带你参观一下。

我说,不用,口罩期间,不打扰别人。

就这样,她回家了。

半夜,发了个信息,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,让我去打卡的时候打这个电话。

时风跟五征是三轮农业车的双子星。

我小时候,时风更有名。

广告做的好:时风时风,路路畅通。

小时候,怎么证明一个小孩聪明?

能背过广告!

我的想法很简单,去拍这八个字。

今天来看,谁家的三轮车更好?

五征。

纯口碑做起来的。

两家原本都应该登陆A股市场,但是都没有登上。五莲篇我分析过原因,因为他们错过了最大的风口,面包车。

然后,两家走了截然不同的路。

五征继续深耕农业机械,例如拖拉机、收割机、青储机……

时风呢?

则转向了电动三轮、四轮。

老头乐那种。

两家主业都没丢,多元化角度来看,时风对高唐的渗透力要远高于五征对五莲。整个高唐到处都是时风元素,时风小区,时风酒店,时风路,时风商场。

五征,貌似更专一一些。

看工厂的话?

五征有现代化工厂的感觉,逐步南移,从五莲快搬到日照市区了。

时风呢?

老破旧,工厂就在主城区。

我要是二选一收购的话?

我选五征!

多亏时风是聊城的企业,若是菏泽的企业?那完了,一边是不断生产电动三轮四轮,一边是全面整治电动三轮四轮。

朋友给我介绍的是一位跑业务的大姐。

戴了一个很奇葩的帽子。

大姐跟我说,高唐是全山东交通秩序最差的县,就是因为时风电动车遍大街。为什么要说明这一点呢?

是给经销商希望。

你看,这个东西一旦占领市场,有多疯狂?

我顺利拍到了那八个字。

我在高唐住了五六天,没感受到交通秩序乱,因为高唐也静默,老百姓不允许上街了。我只是觉得高唐咋到处在修路?

我对高唐熟悉,主要是三个原因:

第一,我们省内朝西北方向自驾,多在高唐服务区集合,类似嘉峪关的角色。

第二,我在这里有朋友,来参加过婚礼。

第三、学历史时,发现高唐是齐国五都之一。到《水浒传》时,高唐依然很风光,例如柴大官人被囚禁高唐州,宋江带众兄弟大破高唐州,吃驴肉宴,痛饮三百杯。

乃至,今天高唐的地方酒就叫:高唐州酒。

致敬公明哥哥。

高唐在致力于打造书画之乡。我觉得这个概念用滥了,全国各地都有,一般都是因为有书画名人,例如临沂有王羲之。

那高唐有谁?

李苦禅。

李苦禅是艺名,还是别人送的,他原名叫李英杰,属于天赋型选手,从小喜欢画画。最初是跟着民间绘画艺人,后来去北京大学半工半读,因天赋秉然又被徐悲鸿相中了,学习素描与西画。注意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
国画大师为什么普遍不走向世界?

就是因为,我们的国画缺少美术的底层逻辑。

这个逻辑就是素描。

别人说我们的美不是美,我们怎么反驳?

我们是写意!

他的苦禅怎么来的?

他在北京大学读过中文系。没钱读书怎么办?

拉洋车。

同学林一卢送了他苦禅这个名字:苦,即苦难的经历;禅,古称写意画为禅宗画。

李苦禅在书画领域是什么位置?

中国近现代大写意花鸟画宗师,一哥。

我骑行高唐这天,大雾,一路上,感觉高唐产业还是蛮丰富的,有饲料,有机械制造,目前貌似在建一个智慧冷链产业园。高唐这个位置很适合做物流,因为它有嘉峪关的作用,省内无论哪个方向朝西北走,都会汇集到这里,又在交通主干道上。

十点左右,天气就放晴了。我在县城东南一个大红绿灯的位置直行,有辆轿车左转。按照我的思维惯性,我是非机动车,又是直行,而且我先起步的,理论上对方会让我,但是他没有让我,反而跟我抢位置,乃至他急打了两把方向,车子都甩尾了。我马上想到这是我的问题,不应该用机动车以及道路规则来思考问题,在县城还是应该以强弱来区分,若是对方有意向先行,绝对要让他,不要考虑什么路权之类的。

算是一个警钟。

超级危险,这是我骑了近百天来,最危险的一次。

比摔车要危险。

转过弯来,看到前面有位女骑友,很远我就能看到是捷安特的车子,LIV系列。我追上她,聊了几句。这种能单飞的女骑友更不一般,她内心不孤独。

高唐的骑行氛围应该也可以。

我在高唐骑车还被交警拦截过。他拦住我后问:你这码表是什么品牌?会不会掉数据?

他说,自己用的是黑鸟的,动不动掉数据。

也是个骑友。

高唐还有个很小众的文化名人,王富仁。他主要研究鲁迅,今天所有研究鲁迅的学者,都活在他的阴影之下,因为他是天花板。

他最初是考聊城师范大学中文系,没考上,然后去了北京师范大学。大家一听,这太扯了吧?聊城师范算个啥?

不过呢,在上世纪70年代,聊城师范大学的中文系曾经昙花一现过,获全国教学成果一等奖,考进去非常难。

现在叫聊城大学。

王富仁对聊城大学是有感情的,他把自己的藏书都捐给了聊城大学,聊城大学专门为他设了一个图书室。高密在莫言老家建了一个类似教学楼那么宏伟的文学馆,我当时就写过这么一段话,莫言不如在山东选一所高校,因为学校是有传承的,他的文学思想会不断鲜活下去,选高密老家那个位置,完全是个摆设。

王富仁思想很鲁迅,有些“叛逆”。

我摘抄过他的两段话:“历史是由粗疏的人创造的,但历史的评判却是由精细的人做出的。这也是人类存在过程中永难克服的一个矛盾。”——王富仁

但是,平凡并不是用平凡维持的,平凡时时刻刻都有沦落为平庸的倾向,它必须用伟大和崇高不断补充它的血液,才能永远保持着它的鲜美和鲜活。——《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》

关于高唐,就这些。

PS,最后,又想起了一个小插曲,高唐离济南很近,高唐驴产品开发的不错,尤其是驴鞭,但是母驴相关产品市场认可度一般,少有人吃,后来让什么人给带动起来了?

济南的商人。

他们买来送礼的,给大太太们。

概念是美容养颜。

还给起了一个很美好的名字:驴羞。

展开阅读全文